今天是 2018 年 12 月 10 日,一年前的昨天,我从家里坐高铁到达了北京。还记得那天晚上,两个同学来火车站接我,我们一起坐公交去他们在昌平沙河的培训宿舍。一天的奔波加上本来就晕车的我,在公交行驶过高速后就难受的不行,不得不下车休息片刻。

不像刚到上海的时候,没有工作的压力,充满着一些生活的气息。而来到北京就是为了实习,为了工作。虽然目的性更强,但也让我不得不更快地融入这个环境,而没时间去慢慢感受。我是北方人,北京更加令我熟悉,但却总感觉不如上海能带给我的新鲜感。从在北科的宿舍到确定现在住的地方,我一共搬了四次家,最终选择了公司附近但价格相对较高的房间。虽然房租已经逼近当时我的实习工资,但这一年我认为这个投资还是非常值得的,毕竟时间的价值更难以衡量。

Google Photos

在北京实习的日子里,去北大参加了比赛,又回到学校拍了毕业照,再辗转到长沙比赛,又去武汉听了音乐会,回了趟家,最后又返回了北京,正式加入了现在的团队。

在北大的比赛,让我感受到我和这些名校学生的差距并没有想象中的遥不可及,当然我不是说差距不明显而是觉得自己有了信心。当然我也羡慕他们拥有如此丰富的资源,也坚定了我会再去读研的决心。虽然比赛最后的名次并不是很靠前,但和北大学长学姐、北航浙大学弟的这次友谊和合作,令我倍感幸运。

XiYue Award

北大比赛结束的第二天,我便一早乘坐高铁回学校,准备再见见大学的同学们,拍拍毕业照。班长为了等我,特意将聚餐时间往后推迟了一日。所以很遗憾有些同学因为工作等原因提早回去,只得有缘再见。在大学的四年里,我担任学委,和大学同学们的相处甚至要好过于高中同学。当然,不得不说毕业聚餐后发生了一些事情,也许是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事情吧…虽然学校只是个很普通的二本,这四年也发生了很多事情,但一些老师和这些同学们却让我不后悔来到这里。

Celebrate

要想放下一些事情,就得让自己忙起来。忙完大学生涯最后的篇章,便又启程去了长沙,这次的比赛地点是在长沙的超算中心。说实话,这次的比赛因为没有很好的构思,只能很简单地做了个 Demo,效果也非常一般。这次的比赛是面向华中地区,相较于在上海和北京的比赛,能明显感受到一些差距,但也越发发现这类比赛的作品其实存在着很高的重复性。最后因为赶音乐会的时间紧迫,没能在长沙逗留一段时间,仅有的一丝印象也是一座非常干净、轻松的城市。

Changsha

离开长沙,坐上高铁,奔向武汉。去武汉的理由很简单,只是在复旦比赛认识的队友多买了一张音乐会的票,于是就随他去了。因为通宵比赛,加上路途奔波,我已经非常疲倦,但这次音乐会对于我个人感受至深。我们还年轻,生活不应该只是对着电脑、手机,生活纵然有不易,但也是如此的丰富多彩。也没有来得及注意武汉,但确实也是一座非常发达的城市。

Qintai Concert Hall

享受完音乐会,便又马不停蹄地踏上回家之途。其实原本打算是直接回北京,但想到工作之后回家似乎就不那么自由,便还是决定回家一趟。出门久了才知道,什么都抵挡不过父母做的一顿饭,只是这次在家呆不了太久,便又要踏上北上之途。

Delicious

回京之旅和以往不同,是因为买到了比高铁还要便宜的机票,人生中第一次乘坐了飞机。可能洛阳坐飞机的人并不多,飞机也并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大,不过飞机起飞加速时的推背感却让我感到很过瘾。

这一年真的是非常丰富的一年,除了上面这一段游记,年初的时候在北京陪韩国留学放假回来的好友在北京玩了几天,看了升旗,逛了故宫,也了解了航天与航空的差异(笑);在北京去了 Apple Store,和北京的小朋友一起上了 Today at Apple,感受了苹果新的零售哲学;六月中旬去了清华,和来上科大宣讲的外籍教授一对一讨论了 Robotistic(机器人学),也认识了上科大优秀的博士生;第一次正式加入一家公司;主动和团队里的人去美团总部交流技术;在新员工培训中拿到了第一名;周末和同学第一次爬了长城;第一次被拉去蹦了野生迪…

当然,一年再怎么精彩,也依然会有遗憾。对于那些可以在未来弥补的遗憾,就放在之后的计划中吧,对于那些无法弥补的,就让它过去吧。感谢 2018 年,也感谢这一年遇到的所有人,辗转多地也遇到很多可爱的人。最后,也感谢自己。幸运,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。2019,加油!

V.

提笔于 2018.12.10,完结于 2018.12.11 晚;北京


后记

原本以为 2018 年就会如此过去,却没曾想到在最后一周又发生了很多事情。倒数第二周的周末,听闻公司「优化」的消息,又一次下载了脉脉。传言言之凿凿,又加上我还未转正,简直是「性价比」之选。其实工作了一年,确实感觉辛苦,不如学生时代的自由和悠闲。虽然有了所得,但失去的更多。所以如果被「优化」,我就准备先回学校把驾照考完,再去想想自己真正热爱的事情,其实我一直有想法要亲自打造一款产品,那么我想就是时候去做了。

当然,结果是我并没有被「优化」,打造产品的计划又被耽搁了,而让我痛心的是和我一起入职的好几个小伙伴们被「优化」。工作这一年,越发认识到社会上的人久而久之都会变得「油腻」,而这些刚从校园里出来的孩子们却没有社会上的浮躁气息,失去这些同事实在令我可惜。真心希望他们能找到更好的去处,也希望我们友谊长存,也希望我自己能保持初心。

2018 年从实习,到公司被收购,入职,涨薪,裁员,这些经历都让我学习到很多。其实这种「优化」和个人能力的相关性很低,而和个人所在的业务关联性很大。之前总是天真地以为技术是唯一,其实现在才发现,技术只是基本功,个人的能力绝不能仅仅只在技术能力上体现,而是需要全方位的修炼。

2018 年总归要过去,虽然在 2018 年的尾巴上又重新加回了一位好友,也简单地聊了几句,但深感有些事情却再也不会回去了。

Yesterday is history, tomorrow is a mystery, today is God’s gift, that’s why we call it the present. - Joan Rivers

V.

后记于 2019.01.03 午